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辅助访问
快捷导航
欢迎光临全景财经专业财经资讯平台!首页
全景号
全景财经 > 股票> 美股

对美贸易谈判权威: 美国有一软肋 中国甚至可打“国债牌”

2018-3-27 00: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2| 评论: 0

摘要: 郭丽琴自去年就山雨欲来的中美贸易战,终于等到了第一只靴子落地。北京时间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宣布将对中国进口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限制中企对美投资并购,并将相关问题诉诸世界贸易组织(WTO) ...

郭丽琴

自去年就山雨欲来的中美贸易战,终于等到了第一只靴子落地。

北京时间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宣布将对中国进口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限制中企对美投资并购,并将相关问题诉诸世界贸易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美元。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随即就美301调查决定发表谈话,表示关于301调查,中方已经多次明确表明立场。中方不希望打贸易战,但绝不害怕贸易战,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应对任何挑战。希望美方悬崖勒马,慎重决策,不要把双边经贸关系拖入险境。

多位参与301调查相关专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特朗普行动的名义是援引美国《1974年贸易法案》第301条对中国发起调查,内容包括中国是否侵犯美国知识产权以及强制美国进行技术转让等,但并未指出具体案例、企业、有效证据,“并非专业做法”。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目前特朗普寄望用贸易战将中国逼入墙脚,施压中国在经济和贸易议题上让步。中国需要一方面据理力争,要美方拿出切实证据;另一方面,也需要采取反制措施,“以战止战”。

老掉牙的301调查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FR)高级研究员奥尔登(Edward Alden)22日在全球化智库(CCG)发表“美国贸易政策及对中国影响”主题演讲时称,在特朗普看来,美国对中国贸易赤字严重。再者,中国的快速发展以及政府对国内经济的保护,都对美国自身经贸发展带来了挑战。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举措并不针对中国单一国家,而是在全球范围内重新提升美国贸易。

自特朗普去年初上任以来,其幕僚团队陆续翻出了201、232等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挑战WTO底线的贸易救济方式松动多边体制的“桌腿”,对各主要贸易伙伴施加压力,现在终于正式对中国使出了301调查的大招。

一位中美双边谈判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评论说,一群落伍的老头,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办法应对今天的事,历史将证明,市场的办法比政府多。

另一位人士则预计,特朗普的重点可能会放在国企经营的一些享受国家产业政策支持的领域。当然要凑齐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涉及面会相当广泛。

特朗普指派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15天之内宣布进口关税实施的产品种类。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院执行院长、北京大学访问教授孙远钊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在清单出台后依法还须经过30天的公告与咨询期才能正式生效。这就表示美方事实上已经单方设下了一个45天的谈判时间。目前的态势很像是1994~1995年的历史在重演。所以严格来说,这场贸易战是不是真的开打还要等45天。

去年8月18日,莱特希泽宣布正式对中国发起301调查。当时,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声明称,将调查中国政府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创新等领域的实践、政策和做法是否不合理或具歧视性,以及是否对美国商业造成负担或限制。这一行为,当时引发各界对中美经贸关系的担忧。

所谓301调查源自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该条款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可对他国的“不合理或不公正贸易做法”发起调查,并可在调查结束后建议美国总统实施单边制裁,包括撤销贸易优惠、征收报复性关税等。发起301调查是一种贸易救济的手段,也是一项单边贸易报复措施。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曾频繁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贸易伙伴发起301调查。在中国加入WTO之后,借助WTO的多边磋商机制,这种办法就再未见使用过。

美方做法不专业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刘春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就自身几十年的经验来看,美国对中国在知识产权问题上,从没有一次真正处罚过,尤其是以政府出面进行制裁,更是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去年10月10日,中国曾派专家赴美参加301调查听证会,以及答辩环节。

刘春田说,必须得承认,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的运作上并不熟练,美国很先进,这次却没有专业性,在知识产权议题上不仅没有具体数据,还直接拿出一个整数。“专业的做法需要就事论事,拿出证据,一个一个案例地列举,并提出诉求,要求赔偿。而不是一个政府对另一个政府这样直接发起惩罚。”刘春田说,“解决问题不能说硬话,而是需要有实力、诚意和原则性。用商业的规则,来解决商业的问题。”

中国国际商会今天代表中国工商界发表的声明也证实了这一点。声明表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301调查结果严重缺乏事实基础和证据支撑。中国国际商会代表中国工商界参加了此次调查,先后提交近1000页的抗辩材料,证明相关指控不能成立。中美企业之间的技术转让系由企业平等协商、自主决定、有偿交易,不存在政府强制和干预。

声明称,中国企业到美国开展投资和收购,是全球经济一体化大背景下的企业自主选择,遵循商业考虑和市场化原则,相关交易遵守美国法律,并为美国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中国政府持续加强商业秘密保护。事实上,在美国公众向美国政府提交的数十份评论意见中,也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支持所谓的“强制技术转让”等指控。相反,绝大多数的评论意见认为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状况已得到显著改善。

“前述调查结果及美国政府拟采取的保护主义措施明显违反多边规则。中美两国同为世贸组织成员,相关经贸争议按照条约规定应以多边规则为基础予以妥善解决。根据世贸组织规则,美方既无权就中美之间的有关经贸分歧作出单边认定,更无权采取加征关税等单边措施对中国进行制裁。”上述声明表示,“中国国际商会敦促美方承担大国责任,以实际行动尊重多边规则和国际法治。”

奥尔登也认为,双方都不会从“贸易战”中获益,第三方可能会受损更多,磋商才是最可靠的方式,以此才能就贸易关系达成更多新的规则协议,促进双方经济合作。

农产品是美国最大的软肋

对于特朗普首开先例的做法,一方面需要了解特朗普团队到底要什么,另一方面,则需了解中国方面有哪些牌可以应对。

商务部发言人称,美方无视中方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事实、无视世贸组织规则、无视广大业界的呼声,一意孤行,这是典型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中方坚决反对。美方此举不利于中方利益,不利于美方利益,不利于全球利益,开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任何情况下,中方都不会坐视自身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我们已做好充分准备,坚决捍卫自身合法利益。

有多年对美谈判经验的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特朗普此举最重要的目标是美国11月的中期选举,如果中期选举中共和党的议员落马,则会影响到特朗普2020年的连任。他最关心的并非对华发起贸易战,而是给美国人看,他什么都能做。

他说,中国的做法历来是后发制人。目前有几类自美进口产品是中国政府下一步可以采取反制的目标。

首先是美国农产品,这是美国经济最大的软肋,美国耕地面积大,人口却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拥有过剩的产能,严重依赖海外市场。中国是美国农产品最大的出口市场,2016年中国自美进口了214亿美元的农产品。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此前担任艾奥瓦州州长,该州是美国大豆、玉米、种猪的主要产地。中国可以反制的产品首当其冲便是美国大豆,中国人南方人以吃菜籽油为主,北方人则消耗花生油、葵花籽油,大豆油并非不可替代。其他的大豆制品,比如高级饲料豆粕,则可以从巴西、阿根廷等地进口,现在下单,不久就是种植季。

孙远钊补充说,这些农产品主要涉及到美国中西部的八个州,几乎全是共和党的“天下”,也就是特朗普的重要“票仓”,这么一来可以激化国会共和党议员与特朗普之间的矛盾。农业部门在美国国內一向具有强大的政策影响力,也许会让农民团体向白宫、国会持续施压,避免后续更多不利于他们的政策出台。

今年2月4日,中国商务部曾发布公告称,2013年以来,美国对中国高粱出口大幅增加、价格持续下降,这对中国高粱产业造成损害,决定即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调查。

除了农产品外,第二就是稀土,新兴工业对于稀土的依赖程度正逐步提高,而中国供应全球85%的稀土原料。前几年的供应中断曾导致日本汽车和电子行业停产,并且影响了全球依赖稀土资源的制造工业。

第三是飞机,中国每年进口100多架飞机,是全球第二大航空市场。波音飞机是美国最主要的出口商之一,其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欧洲的空客。

第四是牛肉制品。2003年中国因“疯牛病”禁止美国牛肉进入中国,时隔14年,去年6月23日,首批由中国官方检验检疫合格的进口美国牛肉在北京天竺海关查验中心通关,这是《中美经济百日计划》(下称“百日计划”)早期收获的落实。

周世俭说:“澳大利亚、新西兰的牛肉可以取代美国牛肉进口。”

最后是减持美国国债。当地时间今年1月10日,由于有消息称,作为美国债券的最大买家,中国有可能降低购买美国债券的速度,甚至停止购买美债。当天市场反应非常强烈,美元兑日元跌至逾六周低位,兑一篮子主要货币下跌;美国股市三大股指收低,盘中交投震荡;黄金价格上涨,触及近四个月来最高。道琼工业指数收跌16.67点;标准普尔500指数收低3.06点;纳斯达克指数收低10.01点。

如今美国国债正被全球央行以创纪录的速度抛售,这一趋势越来越明显。2016年8月,美联储数据显示,外国机构持有的美国国债数量迅速下降,降幅超过170亿美元,总量达到2.871万亿美元,是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一个月后的数据显示,外国央行加速清算美国国债,总量降为2.83万亿美元,再度刷新2012年以来的新低。今年2月14日,美银美林调查结果显示,受访基金经理配置债券的比重为净低配60%,这是债券投资组合占比创该调查20年有记录以来的新低。

周世俭建议还认为:“现在美国需要担心的是,国债要卖给谁,现在正是中国减少持有美国国债的好时机,可以增持黄金、石油储备、铜铝等大宗矿产资源。”

以石油为例,根据国务院批准的《国家石油储备中长期规划》,2020年以前,我国将陆续建成国家石油储备第二期、第三期项目,形成相当于100天石油净进口量的储备总规模。 

网友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