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辅助访问
快捷导航
全景号
全景财经 > 外汇> 外汇要闻

美德中三国制造业新竞争 中国离世界第一有多远?

2018-4-2 00: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84
摘要: 新闻配图北京时间4月1日,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离世界第一有多远?试想一下,在一个大型工厂内,如果小到一颗螺丝钉的温度变化等数据都可以采集、分析,那就能大幅降低机器能耗,提升产品质量,甚至避免重大安全 ...

新闻配图

北京时间4月1日,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中国离世界第一有多远?

试想一下,在一个大型工厂内,如果小到一颗螺丝钉的温度变化等数据都可以采集、分析,那就能大幅降低机器能耗,提升产品质量,甚至避免重大安全事故。这仅是工业互联网应用的冰山一角,互联网与工业的融合将为工业插上腾飞的“翅膀”,让现有的工业生产能力迈上一个新台阶。

当前,世界经济呈现复苏向好势头,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纷纷把制造业升级视为经济发展的新动力之一,在世界范围内展开了一场新的竞争,而工业互联网则被认为是夺取这场竞争胜利的关键因素。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在国际上的地位如何?有什么优势?离世界第一又有多远呢?

制造和互联网双优势

中国发展工业互联网具有制造业综合实力强和互联网基础好的双优势。一方面,我国制造业综合实力强。早在2010年,我国制造业占全球比重就已达到19.8%,跃居世界第一;另一方面,我国有一批世界先进的通信企业和互联网企业,这些企业实现了从底层网络协议到上层应用的全面覆盖,对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有深入的研究,为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提供了技术保障。此外,我国每年大学毕业生总数高达700多万,这些知识群体未来都可能成为新的“人口质量红利”。

积累数据多也是中国工业互联网的一大优势。工业互联网的核心就是大数据的价值创造,中国的制造业门类、设备数量、工业大数据数量都名列前茅。

通用电气公司前CEO杰夫·伊梅尔特认为,中国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拥有巨大的发展优势。过去20年,中国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力度非常大,这对中国至关重要。基础设施投资一旦完成,就可通过服务提升各个行业的生产率,给企业带来更多机会,培养更多人才。

在朗坤智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爱斌看来,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实践有别于德国和美国,核心竞争力在一个“懂”字。他告诉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各跨国企业构建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都是基于自身特点和工业基础研发出来的,并不统一。而工业互联网企业要懂工艺、懂流程、懂管理,同时也要懂得对手。中国互联网企业要了解国外巨头的优势,利用自身了解中国企业的优势,为企业“对症下药”,从而推进中国制造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进程。

应用更为多元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国外在智能工厂的构建和平台构建能力上更强,但中国工业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创新更多,更加多元。比如轻工行业,海尔在考虑个性化定制与供应链集成;钢铁行业,宝信软件则聚焦产业链协同与智能生产管控一体化。

正如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总工程师、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余晓晖所言:“不同的行业涉及的重点不同,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实践非常多元化,一定能走出很多不同的发展路径出来。”

“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目前在航空航天、工程机械、钢铁石化等很多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形成了四大应用场景。”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副司长安筱鹏介绍说。

一是生产过程的优化,包括制造工艺、生产流程优化等。比如,东方国信BIOP平台通过工艺机理模型和机器学习等手段,为酒泉钢铁集团提供了核心冶炼工序流程优化方案,单座高炉每年降低成本2400万元,冶炼效率提升10%。

二是企业运营管理决策的优化,包括供应链管理、生产管控一体化等。比如,石化盈科通过ProMACE平台为九江石化提供生产计划、调度作业、绩效分析、供应链一体化等全流程线上管理和决策优化服务,使其年增效超过3亿元。

三是生产资源的优化配置与协同,包括协同设计、协同制造等。比如,河南航天液压气动技术有限公司应用了航天云网的INDICS平台后,实现了与总体设计部、总装厂所的协同研发与工艺设计,研发周期缩短35%、资源利用率提升30%,生产效率提高40%。

四是产品全生命周期的管理与服务优化,包括产品溯源、产品远程预测性维护等。比如,树根互联的根云平台为常州东风农机提供了设备工况监控与展示、设备远程控制与诊断、设备故障提醒等服务,建立起设备全生命周期服务体系。

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已经取得了明显成效,工业互联网网络、平台、安全三大体系建设的广度、深度不断拓展,多方协同联动的产业生态逐步形成。工厂内外网络改造升级稳步推进,安全保障能力不断提升,初步建成了一批典型应用平台,为进一步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机遇大于挑战

尽管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势头良好,但是整个行业仍有不少问题需要重视并突破。“相比发达国家,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起步晚、基础弱、经验少。”安筱鹏表示,一方面,工业控制系统、高端工业软件等产业基础薄弱,平台数据采集、开发工具、应用服务等核心技术缺失;另一方面,缺乏第三方开发群体,工业APP数量与工业用户数量的双向迭代和良性发展尚需时日,且缺乏龙头企业,难以形成资源汇聚效应。

“我国整体的产业技术能力还相对较弱。”余晓晖认为,虽然我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工业体系,拥有全球体量最大的互联网产业,以及最全的信息通信业态,但现实中我国整体能力差距不小,特别是缺乏像通用电气、西门子这样的跨国企业引领产业生态,因此更需要聚集产业的力量去共同推动。此外,工控软件、芯片、操作系统等底层技术我国差距更大,需要有危机感。

阿里巴巴副总裁刘松说,中国还面临着精细化客户导向缺乏和核心竞争力不足两大难题,当前我们普遍意义上的工业企业缺少精细化的客户运营的思维,在品牌意识、定制化需求和原创性上存在较大不足。在核心竞争领域,中国的科技意识、专业人才储备、关键能力需要进一步提升。

即便如此,机遇还是大于挑战。20年前,武爱斌曾是西门子中国区最年轻的销售经理,后来创办朗坤智慧,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对于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前景,他说:“未来我国能否全面实现智能制造,很大程度上将由工业互联网来决定。从全球来看,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目前处于起步阶段,而国外的水平也并没有超越多少。只要深入了解、积极借鉴、有所作为,中国有望和美国、德国三足鼎立成为世界工业互联网三极。”

网友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