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辅助访问
快捷导航
全景号
全景财经 > 股票> 美股

外媒:从“魔鬼作坊”中拯救美国

2018-9-7 16:01| 发布者: 北辰| 查看: 199
摘要: 从“魔鬼作坊”中拯救美国   卢斯:特朗普将利用一切权限找出不忠于他的人,但这将是徒劳的。即便找到了“叛徒”,这也只会突显他的孤立。   在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最新爆料中,最引人 ...

         从“魔鬼作坊”中拯救美国

  卢斯:特朗普将利用一切权限找出不忠于他的人,但这将是徒劳的。即便找到了“叛徒”,这也只会突显他的孤立。

  在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最新爆料中,最引人注目的描述是前白宫幕僚长将总统卧室形容为“魔鬼作坊”(the devil‘s workshop)。从中我们就会恍然大悟,为什么特朗普领导下的白宫工作人员都要精神崩溃了。

  特朗普最真实的自我生活在二楼,远离白宫工作人员挑剔的眼睛和耳朵。即便在核心权力圈,特朗普也是孤家寡人的状态。一手拿着电视遥控器,一手发着推文,特朗普的卧室是他的“进取号”(Star Trek Enterprise)飞船主控室。他下楼来到椭圆形办公室进行合影,每天开一两次会。

  第二个最令人不安的事实是,他的下属几乎没人尊重他。但这跟第一条其实是一回事了。

  最新一例是特朗普手下的一名高级官员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发表了一篇匿名文章,宣称正在从内部对总统进行抵抗。这位官员写道,特朗普“反民主”、“冲动鲁莽”、“横冲直撞”、“小气”、“耳目闭塞”。他的大多数下属之所以坚守岗位,纯粹是为了防止他的冲动毁了美国。这篇文章并未提到,这位三军总司令制造破坏的主要地点是他的卧室。

  我对特朗普穿着浴袍,一边大口吃着奶酪汉堡一边发号施令没有意见。礼仪没那么重要。但决策的重要性被低估了——尤其是被特朗普。这种状况可能还会持续很长时间。

  作决定与下命令之间有天壤之别。特朗普需要作很多决定。其中一例是,特朗普据称曾让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杀死(此处省略脏话)他们”——“他们”指的是叙利亚人,包括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如果特朗普起草了一份有法律效力的命令,马蒂斯会发现自己更难以推脱这个命令。但五角大楼可以很容易地无视特朗普的口头要求。

  懒惰是特朗普的敌人,却是全世界的朋友。本周的两起爆料深刻地揭示了这一点。传奇记者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的新书《恐惧:特朗普在白宫》(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和《纽约时报》的匿名文章在这一点上相互佐证。

  最令人震惊的一面是,它们的内容一点也不令人震惊。我们早已知晓这一切。此种情形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有报道引述,有内阁官员说特朗普是个“白痴”,他对国际关系的理解像是一个“五年级或六年级的小学生”。这些官员随后否认说过任何这样的话。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声明只是为一位听众起草的。

  上述那位匿名作者称,他或她的同僚们都会私下承认,他们每天都在怀疑这位统帅的“言论和行为”。请注意,“言论”一词在先。约束具体的行动要更难一些。

  无论是伍德沃德还是这位匿名人士,都没有拿出诸如把特朗普的核按钮手提箱藏起来这样程度的例子。伍德沃德写道,有官员从特朗普的办公桌上拿走了一些文件,这些文件原本会让美国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美韩贸易协定。即便如此,我们也不清楚如果他们当时没有这样做会发生什么。如果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美韩贸易协定,当然是鲁莽的。但这两项举动都会面临来自国会和法院的抵制。

  唯一一次避免了战争行为的事例是,马蒂斯对特朗普让他暗杀外国领导人的要求充耳不闻。特朗普也没有再提。从床上发出火与怒的威胁很容易。但付诸实践要难得多。

  话虽如此,过去发生的事情让我们对特朗普下一步可能采取的行动无法乐观。他对伍德沃德的新书的回应是下令进行大搜查,以找出这位传奇作家的消息源。他对《纽约时报》那篇匿名文章的回应是一条推文:“叛国?”这两项回应本质上一样。  现在,特朗普将利用他所能使用的一切官方权限,找出哪些人不忠于他。这将是徒劳的调查。抛开由谁来领导这场内部调查的挑战不说,特朗普怎么知道他们不是内部抵抗力量的一部分?即便找到了他们是谁,这样的信息也只会突显他的孤立。

  除了女儿伊万卡(Ivanka)和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以及一些死忠年轻官员——很难假定任何人一定是忠于他的,包括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

  他将何去何从?特朗普最喜欢的另一处庇护所是竞选活动。就像卧室一样,竞选讲台可以让特朗普从法律顾问和行政秘书的窥视中解脱出来。但他的第一个冲动将是回到二楼,在卧室里,他可以把自己封闭起来,不必担心遭到背叛。在卧室里,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想象自己多么具有总统风范,这比执政有趣多了。

网友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