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辅助访问
快捷导航
全景号
全景财经 > 要闻> 财经

格力电器分红太少引不满:发展和分红不可兼顾?

2018-9-25 09:54| 发布者: 北辰| 查看: 149
摘要:   8月30日晚,格力电器(39.320, -0.55, -1.38%)(000651.SZ)公布了半年报。2018年上半年,格力电器实现营业收入909.76亿元,同比增长31.5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净利润”)128.06亿元,同比 ...

  8月30日晚,格力电器(39.320, -0.55, -1.38%)(000651.SZ)公布了半年报。2018年上半年,格力电器实现营业收入909.76亿元,同比增长31.5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净利润”)128.06亿元,同比增长35.48%。

  与主要竞争对手相比,格力电器上半年的业绩可谓出色。2018年上半年,美的集团(40.300, 0.00, 0.00%)(000333.SZ)的营业收入只增长了14.60%,净利润只增长了19.66%;青岛海尔(16.190, -0.41, -2.47%)(600690.SH)的营业收入只增长了14.19%,净利润只增长了10.01%。

  在业绩如此靓丽的情况下,格力电器的股价表现却是不济。8月31日,格力电器的股价收于38.95元,大跌4.06%,而当天沪深300指数(3387.575, -22.91, -0.67%)(3387.5751, -22.91, -0.67%)只跌了0.50%。

  分红太少引不满

  我认为是投资者对格力电器推出的中期分红方案不满,部分投资者用脚投票导致了公司股价下跌。格力电器2018年半年度利润分配预案为: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6元,共计派发36.09亿元。

  格力电器2017年度没有进行利润分配,而是承诺了2018年中期分红。这次中期分红可以认为是迟到的2017年度的分红。2017年,格力电器实现净利润224.02亿元,以此来计算,36.09亿元的分红其派息率只有16%。这么低的派息率在格力电器上市以来也只比不分红强上一点儿。

  更令投资者震惊的是董明珠董事长(下称“董总”)接受采访时说的一些话,为了不断章取义,我将她对“未来分红的预期还在吗?”这个问题的回答全部抄录如下:

  当然了,我们未来一定会分红,但是在什么时候分,分多少,我们要去思考,今年也许分红,也许不分红。如果从纯粹分红角度来讲,格力对股民是负责任的,当时我们从股市上只募集了50亿的资金,我们现在给股民的现金分红回报已经超过了400亿,从这个角度来讲,格力电器已经完成它的任务了。

  说老实话我支持不分红,但我自身也是格力的股东,单作为我个人来讲,更希望分红,因为我不分红,就少了近一个亿的收入,要分红我就可以多拿一个亿,为什么不分?但我不能站在个人受益角度来考虑,得站在企业发展角度去思考,企业可持续发展需要资金的保证,格力现在投资芯片,就是需要钱。

  格力不是靠炒股票来支撑的,是靠自己的发展来支撑的,是员工创造财富,不是股民的钱在创造财富,是劳动创造财富,不是资本创造财富,这个概念一定要清晰。

  市场解读为,这样的表态意味着格力电器未来分红计划的不确定性增加。如此,则格力电器股价的下跌也就不难理解了。

  “股民”称呼伤人心

  董总在上述回答中多次使用了“股民”这一称呼,作为一个价值投资者,我对此很不认同。

  进一步考量,董总显然不太理解“股民”的准确定义。截至2017年,格力电器累计实现净利润1076.14亿元,累计现金分红417.92亿元。但是,这417.92亿元是分配给全体股东(而不仅仅是个人投资者)的。格力电器的第一大股东“珠海格力集团有限公司”和第二大股东“河北京海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愿意接受“股民”的称呼么?更进一步,他们是否愿意承认,在回报股东方面,“格力电器已经完成它的任务了”?

  再来看董总上述最后一段话,显然,她同样混淆了“股民”和“股东”,但有意思的是,她对自己的定位很正确——“我自身也是格力的股东”。

  至于资本是否创造了财富这一问题,我只想问,如果资本在企业财富创造的过程中没有发挥任何作用,股东们何德何能让法律规定他们享有企业的利润?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

  在接受《证券时报》社长兼总编辑何伟先生采访时,董总还这样说,“就像我做手机,别人说,格力做手机失败了。我说手机如果失败了,我的利润为什么还在增长呢?我既然做失败了,我伤害了格力电器的利益,那格力利润应该下滑啊?我没有啊!”

  了解格力电器的投资者很容易知道董总上面这些话中的谬误——格力电器的绝大部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来自空调业务,手机业务的规模相形之下太小了,因而不能对公司整体的利润指标造成什么影响。事实上,在年报中分产品对主营业务进行披露时,都看不到其中有“手机”一项。

  董总是出色的演说家,但无论是演讲还是访谈,口头语言总比不上书面语言严谨,也容易出现逻辑不通之处。因此,我建议董总不妨向巴菲特学习,通过写《致股东的信》和股东们进行全面、深入的交流。其实,中国很多优秀的上市公司(如招商银行(29.950, -0.35, -1.16%)中国神华(19.670, -0.20, -1.01%)福耀玻璃(24.780, -0.32, -1.27%)等)的董事长们早就这样做了。

  发展分红宜兼顾

  对于不分红或者少分红,董总给出的理由是——企业可持续发展需要资金的保证,格力现在投资芯片,就是需要钱。

  这个理由充分吗?我想起了小托马斯·沃森在《父与子——IBM发家史》中讲述的一件事情:

  在我担任总裁快满一年的时候,艾尔·威廉斯到办公室来找我,脸拉得长长的。他是一名理财高手,刚结完了1952年的财务账目。威廉斯说:“孩子,我看你要出麻烦了。”原来,IBM这一年的销售额上升了25%,但利润却没有增加。我一听顿时目瞪口呆。原因是我们的成本支出增幅十分吓人,吃掉了六千多万美元的新增利润。要想挽回这种局面已为时过晚,大约一千七百万美元的资金已被耗费。更糟糕的是,IBM没有实行预算制度,花钱无节制以致超出了我们的预料。威廉斯和我都曾打算改改公司的这种花钱如流水的作风。

  当天夜里,艾尔·威廉斯和我通宵达旦,商量如何向股东们交代才能避免引起股票下跌。最后,我们决定,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截了当地说明我们资金的流向:即投入为保持公司发展而必不可少的活动,诸如开发新产品、扩大工程技术力量、雇用并培训新的推销人员等。

  不出父亲所料,当我们公布这些数字时,IBM的股价保持平稳,没有因此而下跌。当我去参加股东年度会议时,我一直提心吊胆,担心有人会质问我:“年轻的沃尔森先生,你这种表现和成绩堪当公司总裁么?”所幸的是并没有什么人这样质问我,但我感到身子在发颤。

  吃一堑,长一智。我从这件事上得出了一个教训,并认识到这是做生意所绝对必需的。于是,艾尔·威廉斯和我立刻把预算制度落实到所有部门,指定头脑最灵活的人负责这项工作,并限令他直接向我做出报告。从此之后,每年年中我都能对年底的财务收支情况心中有数。

  小托马斯·沃森是IBM创始人老托马斯·沃森的儿子,是一位极其优秀的企业家,他领导下的IBM对IBM360系统的投资论规模还要超过格力电器未来对芯片的投资,可贵的是,投资规模虽大,但“每年年中我都能对年底的财务收支情况心中有数”。我猜测,在“豪赌”的同时,小托马斯·沃森不会让1952年公司利润不增长的窘况再现,换言之,他应该能处理好公司短期利益(年度利润)和长期利益(长远发展)的问题,两者可以兼顾。

  相比之下,董总“我们未来一定会分红,但是在什么时候分,分多少,我们要去思考,今年也许分红,也许不分红”这样的表态说明她有可能对年底的财务收支情况心中无数,于是,发展和分红难以兼顾。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包括董总在内的格力电器管理层提高管理水平就是当务之急了。

  财务细节是魔鬼

  然而,在认真阅读过格力电器的半年报后,我对董总于公司年底财务收支情况心中无数这种猜测稍感怀疑。

  与上年末相比,2018年上半年格力电器用于理财的金额增加了19.69亿元,达到116.10亿元。116.10亿元是中期拟分红金额36.09亿元的3.22倍,在格力电器的历史上,2016年度分红最多,也只有108.28亿元。

  如果说格力电器不分红或少分红是为了公司长远发展而储备资金,而投资理财产品却似乎没有这种顾虑。

  我还注意到,格力电器披露,投资理财的项目除了银行、券商等金融机构发行的低风险理财产品和货币市场基金,还包括优先股、债券等以美元计价的低风险投资标的,且除了货币市场基金的投资期限为不超过一年外,低风险理财产品、美元计价的低风险投资标的的投资期限均为“原则上不超过三年”——也就是说,超过三年也未尝不可。在我看来,这足以表明公司的资金相当充裕。

  如果是这样,则格力电器管理层应该向小托马斯·沃森学习的就不是预算管理而是对股东的尊重,董总写《致股东的信》也就越发必要。只要公司管理层能和股东们进行开诚布公地交流,格力电器一定会有美好的明天。

网友正在看